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
【天浴迷情:桃花谭的女儿们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未完】

第一章 湿了没

  莫小木放学后上了桃花山,爬上一棵林子里最高最大的野桃树。

  在离地大约有五六米高的地方,有两根向同一方向伸出的粗大树枝,莫小木用桃枝稍微捆绑一下,成了一架软床,放学后就一个人爬上去躺着乘凉,瞌睡就睡,不瞌睡就仰脸看天上变化无穷的云彩。

  刚躺下,听到有脚踩在树叶上的飒飒声,一轻一重应该是两个人,莫小木侧过脑袋往下看,发现是双喜和香叶。

  双喜是莫小木的一个本家哥,香叶是后街的一个闺女,长的很漂亮。

  两个人来到树下不走了,前后左右看了看,二话不说就抱在一起亲嘴,亲得吧唧吧唧响。

  双喜把手伸进香叶的衣服里,摸她的奶,一边摸着就把身体和香叶的贴紧,用自己的大腿根磨蹭香叶大大腿根,看得莫小木光想笑,赶紧憋住。

  双喜和香叶儿只顾往旁边看,却没抬头朝上看,所以就认为周围没人。就是往上看也看不到莫小木,因为他身形小,而且他把自造的那架软床,用旁边的桃枝横七竖八编织得密密匝匝,下面人很难看到他,但他却可以从桃枝的间隙里,毫不费力的看清楚下面。

  莫小木就憋住气津津有味的看,觉得很有意思。

  一眨眼的功夫,下面的情况就有了发展变化,双喜已经把香叶的一只奶子,从她衣服里拽了出来,用手在上面挠,挠得香叶身体扭摆着说:“痒痒死了!”

  双喜嘻嘻一笑问:“痒到哪里了?”

  香叶说:“快痒到下面了。”

  双喜又问:“好受吗?”

  香叶笑着轻轻咬一下双喜裸露的肩头,骂他:“坏死你!”

  双喜不说话了,也不挠了,手拿着香叶的奶子玩耍,翻来覆去的玩,像揉面一样的揉,用指头肚在她的奶头上拨弄,眼睛却看着香叶的脸。

  香叶的奶子很大,雪白的很圆,莫小木在心里想了好一会儿,也想不到合适的比喻,反正是像过年时候蒸的大馒头那么大吧,很暄很新鲜的颜色,奶头红滴溜丢的,莫小木吞了一口唾沫,心里替双喜着急:怎么不吃啊,要我早就把它吃嘴里了!

  双喜不是不吃,是还不到时候。

  摸捏了一会儿后双喜就吃了。

  但是吃也不好好吃,而是用舌头舔,伸出那么长的大舌头,在香叶的奶头上“噗噜噗噜”的舔,舔得香叶好像很难受的样子,用劲踮起脚尖,用自己尿尿的地方磨蹭双喜尿尿的地方,嗓子眼也好像爬进去了虫子,断断续续的“嗯哼”莫小木很不理解,被吃的难受为什么要磨蹭下面尿尿的地方呢?就听双喜问:“湿了没有?”

  香叶说:“你不会摸摸!”

  双喜就把手伸进香叶的裤里摸,说了句:“流很多水了呀!”

  一边说一边用手在香叶的那个地方鼓捣,直把香叶弄得乱哼哼,双喜却把手拿出来,放鼻子下面嗅一下说:“香!”

  “香你就吃呀!”

  双喜真的用舌头舔手指头,舔了再继续摸香叶的奶子。

  香叶有点神魂颠倒了,用自己的下面更加拼命的磨,自己解开衣服,把一个雪白的大胸全露出来,让双喜尽情的吃,尽情的摸,而她自己的手却伸到双喜的裤裆,先是隔着裤子拿住双喜的那个东西乱摇晃,觉得不过瘾了,手直接伸到双喜的大裤头里使劲摸。

  又摸了一会儿,香叶一下子把双喜的裤头拽下,看得莫小木差点儿“呀”的一声叫,因为他看到双喜的那东西一下子从裤头里跳出来的,着实吓了他一跳:我的妈呀,那么大一根大家伙,又粗又长,而且硬的很,气势汹汹的朝上挑起来,莫小木这回找到比喻的东西了,像条昂起头嘶嘶吐着芯子的大蛇头!

  香叶看着那么丑陋的东西居然一点惧怕也没有,爱不释手的又玩弄一会儿,突然蹲下,也顾不得让让双喜吃她奶子了,竟然一嘴把他的那东西吞了进去,然后就一吞一吐的弄起来,直把双喜弄得像打摆子一样的一哆嗦一哆嗦。

  莫小木正看他哆嗦着好玩呢,双喜却一下子恼怒起来,只两下就扯下香叶的裤子,屁股一挺把他的那东西插进她的身体里,弄得香叶忘乎所以的“嗯哼”了一声,然后两个人就嘭嘭嚓嚓的弄得热闹起来。

  他们俩快活,却是苦了树上的莫小木,那树被两个人弄得乱摇晃,好在是树大根深,要不莫小木非得被摇下来不可!

  他虽然在树上看的是全景,但有些细部却看不到,最让他不爽的是,因为香叶的屁股靠在树上,他几乎一点都看不到,而他最想看的是香叶的屁股,而不是双喜的贼屁股一撅一撅的大动,气得莫小木不行,就动脑筋想整双喜一下,摸摸腰里却忘记带弹弓,就掰了一小段树枝,对准双喜的屁股弹下去。

  双喜的屁股目标那么大,自然是一弹一个准。

  双喜“哎哟”叫一声,香叶忙问:“咋了?”

  “掉个树枝,刚好扎我屁股一下。”

  “可疼!”

  双喜一边说,动作却没有停止,反而对香叶说,“换个样子弄吧。”

  说着就把香叶的一条肥白的大腿高高的搬起来,又一个劲的鼓捣起来。

  莫小木看到自己一击不凑效,心里更气。

  不过现在他虽然看不到香叶的屁股,但是因为下面两个人换了角度,他却能看到两个人的肚子接触的那块地方了,看到双喜的那个东西,真像蛇钻洞,钻进香叶的身体里,在里面进进出出的,香叶胸前的两只大奶有节奏的摆动,白晃晃的两个大奶上面全是汗,晶晶莹莹的反射太阳光。

  本来想睡一会儿的,全被这两个搅了,却一时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,情急之下爬下身子,掏出自己的那个小东西来,对准双喜的那根大蛇,淅淅沥沥撒下一串尿。

  双喜又被惊到了,说一声:“下雨了?

  香叶正被弄到兴头上,有点不耐烦的说:”大太阳咋会下雨呢?小鸟飞过撒的尿。“她说的也是,莫小木本就没有多少尿,撒下来的时候风一吹,落到正地方的就剩很少一点了。

  看来没有什么办法能制止他们了,莫小木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好受,自己在树上难受。

  终于等到两个人收工了,莫小木听到双喜”啊呜“叫了一声,身子就软了下来,趴在香叶身上一动不动,死了一样。

  直到两个人穿好衣服走远,莫小木还趴在树枝上想问题。

  他是个爱动脑筋的孩子,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,两个人弄这事情,要收工的时候男的会”啊呜“一声叫,像狼嚎一样,女的也”哎哟“一声唤,像是回应。

  他想的第二个问题是,男的做这活儿不轻巧,双喜搞完趴香叶身上好一会儿一动不动,一定是累的。

  他这里想完,人家也早就走远了。

  莫小木揉揉趴得酸麻还有点疼的胯骨和肚皮,悻悻的准备下树走人。

  正文 第二章 大棒槌

  正准备下树洗澡去,却听到又有飒飒的脚步声走过来,莫小木赶紧又藏回去,他这个秘密的安乐窝可不想被人发现,费了不小劲才弄好的,他还准备把头顶上再用桃枝编织一番,当个天然的大伞,下雨的时候也可以暂避一下了。

  莫小木重新把自己躲好,小眼睛睁大想看看这次来的是谁?等到人走近了才看清楚,来的同样是一男一女,男的是他们学校的体育老师付文峰,女的是刚调来学校任教的老师习小兰。

  付文峰人高马大体魄健壮,不愧是个教体育的料,却是在学校里名声不好,大家都知道他喜欢搞女老师,特别是那些刚调来的女老师,一不小心就被他勾住,然后可劲的睡。

  莫小木听说他不但把学校的女老师差不多都睡了,还想对高年级的女学生下手,上体育课的时候抠过几个小女 生的那个地方,抠得人家很疼就回去告诉家长,家长找到学校去,差点被摁住打一顿,但学校舍不得开除他,桃花峪学校缺老师。

  但这付文峰狗改不了吃屎,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,这又把习小兰老师弄到这里打野炮来了。

  和付文峰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习小兰却是个娇小玲珑的女孩,听说刚从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来桃花峪学校的。

  习小兰整个的人可以用一个”小“字来形容,不到一米六十的个头,细腰细腿小屁股,但奶子却不小,缀在她小小的胸脯上,让人担心一不小心会掉下来。习小兰的脸模不错,很俊俏,而且皮肤特别好,瓷白瓷白的很细腻,看起来像个瓷娃娃。

  两个人走到莫小木栖身的大树下,付文峰说:”就在这儿吧。“习小兰点点头,有点扭捏的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,掂起裙子的一角揉搓着。

  这两个人是准备很充分的,付文峰从带着的一个大布兜里取出一块很大的塑料布,平平展展的铺在地上,然后在塑料布上再铺上床单,招手让习小兰过来。

  习小兰还在扭捏,付文峰笑嘻嘻的说:”过来呀,又不是第一回了。“习小兰瞪他一眼:”你真是个色鬼!“说着磨磨蹭蹭走到付文峰跟前,却被付文峰一把拉的倒在床单上,还替她脱了鞋子,摁着她的圆球一样的大奶说:”我要不是色鬼你怎么能享受欲仙欲死的滋味?“习小兰说:”听说你把学校的女老师都快翻腾一遍了?“付文峰说:”哪有那么严重!咱是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。不过你说的也太难听了,什么叫做翻腾呀?我这是雨露滋润禾苗壮,我要不摸,你的奶子会有现在这么大?“”我的奶子本来就这么大!反正你不是什么好东西,大家就图你大腿根的家伙大,并不是看中你这个人!“”不管怎么的吧,只要有一样出色的就行呀,你不是也被我的大家伙弄得像神仙一样快活?“付文峰说着就把手伸进习小兰的裙子里,在里面摸弄着。也就片刻功夫,习小兰揶揄嘲讽什么的话都不说了,就是扭动着屁股还往上挺身子断断续续的哼咛。

  ”好受吧?“

  付文峰淫笑着说,”这能说我是色鬼?还没摸两下呢,你的浪水就像大河奔流一样的出来了,弄了我一手,你看看,你看看!“付文峰把手从裙子里拿出来,让习小兰看,果然亮晶晶的一手黏糊糊液体。

  习小兰好像懒得和他多说,拉开他的裤带,一把将他那个半硬不软的东西,从裤子里拽出来使劲扒拉了两下,那东西打得付文峰肚皮噼啪响。

  莫小木在树上看着付文峰的那东西也大吃一惊,他奶奶的真的很大啊,像一根大棒槌一样,都有小孩子的胳膊粗了!那长度足有半尺多,要完全硬了还会更粗更长!

  付文峰得意洋洋的说:”能见到这样的稀世珍品,是你一辈子的福分,别得了便宜还卖乖,多说好话,等会儿让你舒服得死去活来!“说着,付文峰就捧着他的大家伙,骑在习小兰胸脯上,用它敲她的脸,敲得噼啪响,又一声断喝:”张嘴!“习小兰竟然下意识的张开樱桃小嘴,付文峰毫无怜香惜玉之心,把他的大家伙”咕咚“一下捣进她的嘴里,半蹲着捣弄她的嘴,每一下几乎都捣在喉咙眼,把个习小兰弄得直想两眼翻白,付文峰还一个劲的问:”厉害不厉害,厉害不厉害?“习小兰这时候哪还能回答他,一张嘴全部被一个大棒槌塞满,怎么说话?

  莫小木在树上眼看习小兰的两片樱唇一收一缩翻动,自己的那个小东西也硬了起来,心里却义愤填膺为习小兰大抱不平,这样弄法还不把人弄死呀!这个付文峰也太不是东西了。但又有点羞惭,因为他伸手掏出自己的小鸟一看,和付文峰的那大棒槌比起来,那绝对的天差地远,由不得他悲哀嫉妒恨,心想不知道自己以后能不能也长那么大?

  好在付文峰持续了一会儿后,拔出自己的大棒槌,随手”嗤啦“一声撕开习小兰的衣服,再一把抓下她的文胸,那两只大乳就腾的一下弹跳出来,付文峰叫一声:”我靠,你这一对东西也够惊魂的,咱们比比谁的大!“说着就用他的大棒槌在习小兰的两只大乳中间穿插,而习小兰这时候全然不管付文峰是不是东西了,双手捧着自己的大奶向中间挤,好让它们把付文峰的棒槌夹得更紧一些。

  习小兰对自己拥有一对大奶也颇为得意,正用劲猛挤付文峰享受成就感呢,谁知付文峰却连个招呼也不打,拔出自己的大棒槌,直奔习小兰的下水道,拽下她的小内裤,噗哧一声捣了进去。

  习小兰一声嘤咛,紧紧的闭上眼睛。

  正文 第三章 再来一回

  树下鏖战急,树上面观战的莫小木也紧张得不行。

  因为下面的两个人,根本不是同一个重量级的,所以弄起来才让看的人惊心动魄,习小兰那娇小的身躯,和付文峰健硕如蛮牛的身体放在一起比较,实在是悬殊太大了,而付文峰的体能超好,一旦霸王上了弓,根本就没有习小兰喘息的机会,一味的大力猛打猛冲,弄得习小兰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,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。

  但可怜兮兮的习小兰,却一点也不顾自身安危,还扭着小屁股,挺起自己那个水汪汪的出水口迎战付文峰,一时间搞得水花四溅,却把树上的莫小木心疼得不行,生怕习小兰被蛮横强梁的付文峰一下子撞飞,或者弄碎了。好多次付文峰都把习小兰弄到草地里,又被拖回到床单上继续缠斗。

  他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,却不知习小兰看中的正是付文峰的雄壮体魄,和他那根硕大无朋的棒槌,所以不管付文峰怎么变换姿势,她都积极响应,而且用尽全身力气迎击,这一场厮杀直弄得天昏地暗神鬼皆惊!

  一场大战终于结束,莫小木看到习小兰非但完好无损,而且笑靥如花,双手捧着付文峰的大棒槌笑吟吟的说:”再来一回?“付文峰骂她一句:”滚蛋!想一下子把我抽干呀?“”我就是要把你抽干,省得你去灌溉别的女人!“付文峰手里端着习小兰的一只大奶,在手里称重一样的颠动着:”妈的真大!你大我也大,咱们是两强相遇勇者胜,这一回合算我输给你,等我蓄满了蛋兜再和你大战三百回合,保管让你吃饱!“两个人战事结束却不就走,都光着身子躺在床单上喘息。

  莫小木这回可不敢轻举妄动了,尽管肚子里已经蓄满了尿,却不敢往下洒,因为两个都是他的老师,不敢让他们发现自己在偷窥。

  两个人躺了一会儿才起身打扫战场,然后收拾起床单和塑料布终于离去,莫小木这回可不敢再多做停留,万一再来一对这样的男女家伙,他还得趴在树上等,趴的久了也挺累人的。

  看来这棵大树下是个搞这种事情的风水宝地,但也不能一直看个没完没了,就当是看电视连续剧吧,一天看两集足矣。

  于是赶紧出溜下树,到桃花潭洗澡去。

  莫小木老家的这个村子叫桃花峪,桃花峪村头有个大水潭叫桃花潭,莫小木就是要到那里去洗澡。

  桃花潭的水很清澈,而且冬暖夏凉。

  桃花峪有个很奇特的习俗,就是在桃花潭里洗澡人的,不但一丝不挂,而且男女都在一起洗,这让刚从省城回来的莫小木很惊讶,也很不习惯。

  那么多的人全都是光屁股,男的在水里面走的时候,下面黑森森的毛里那一嘟噜东西晃来晃去,女的则是奶子甩来甩去,男女都没有一点羞色,如果是一家人,还凑在一起互相搓背,女的把双手摁在水里凸出的石头上,男的就使劲揉搓,搓的女人那双大奶像钟摆一样有节奏的左右摆。

  大家都不害臊,莫小木害臊,但是爷爷说,不洗桃花潭的水,怎么能叫做桃花峪的人?所以逼他来洗澡。

  莫小木来了不知道多少回了,但是却都是远远的躲在岸上看,不敢下水。

  现在莫小木又来,仍然是不敢下水。

  他发现刚才在野桃林里做那事的双喜和香叶,也在潭里洗澡,莫小木就在岸上,专注的看香叶的两条白腿中间的那个地方,想着刚才双喜的大腿根的那家伙,就是在那里出出进进的,香叶被双喜抽插得像一只小母狼一样唧唧叫。

  正想得出神呢,却被一个人从水底冒出头来,抓着他脚杆一下子把他拖进水里去了,莫小木喊叫着挣扎,但那人就是不松手,一直把他拖到人多的地方,而且是拣一个女人围成圈的地方,把他丢了下来,他还想逃跑,却被一道肉墙挡住了路。

  肉墙是一个个赤裸的女人身体组成的,一个个的晃荡着胸前的大咪咪,他往哪里逃,她们就往哪里当,就是不让他逃出她们的包围圈。

  女人们的身体,那是千差万别的,有点年纪的婶子大娘皮肤粗糙松弛,年龄小点的嫂子、姐姐们皮肤就水嫩紧致得多,皮肤的颜色也多种多样,有黑有黄有白有粉,白的粉的更吸引他目光。

  那么多的乳房形态各异,还有那么多的白光光的大腿,和或翘或瘪的臀,他只拣好看的看,而忽略那些颜色深一点或者形状不好看的,看着看着感觉自己大腿根那个小家伙,不知不觉翘了起来,而且有点想尿的感觉。

  也不是想尿的感觉,比憋尿的感觉好受。

  这些精赤的身体,都是他应该称呼婶子、嫂子、姐姐的,看他那个害羞样子觉得好玩,就都拿他寻开心,一边往他身上撩水,一边乱揪他的裤衩,想让他也和大家一样,露出庐山真面目,吓得他拼命捂住裤衩,有几次都被揪的露出大半个屁股蛋子了,又被他赶紧提了上去。

  但终归寡不敌众,众女上前摁住他,一个叫平阳的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,窜过来趁机一把扯下了他的裤衩,让他羞的赶紧捂住自己的大腿根,更惹起一片笑声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扯下他裤衩的平阳,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,瞅着他的大腿根一声惊叫:”呀!“平阳的一声惊叫,把正在热闹中的人都怔住,一时间水潭里鸦雀无声。

  平阳的眼睛没有离开莫小木的大腿根,看得他都有点生气了,真想弯腰在水里摸一块石头砸他脑袋。他这里正恨呢,却见平阳一把掀开他的手:”大家快看,小木这儿长毛了!“大家一看,莫小木大腿根儿果然黑乎乎的一片,而他的那个小东西却不知道自己已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,仍然硬生生恬不知耻的挺立着,而可恶的平阳还嫌莫小木丢丑不够,指头在小木的那个东西上敲了一下说:”硬了!“莫小木断定,刚才就是他把自己拖下水的。

  众人一阵开心大笑,笑的莫小木眼泪都快要弹出来,窘得想有一条地缝钻进去,正恼恨却无奈时,一个叫桃子的小女 孩从水里走过来,使劲推了平阳一把,差点把他推倒在水里,呵斥他:”干啥这么欺负人?“

?????? 正文 第四章 想看平阳

?????? 正要发飙,看见是桃子赶紧赔笑:”和他玩玩呀,有你什么事?“桃子正色说:”他都快哭了你没看见呀?“赵平阳真不是个好东西,脑袋一歪说:”咦,你是他什么人呀,要你来保护他?“”不管我是不是他什么人,也不许你这样欺负他!“平阳也恼了:”那我还偏就欺负他了,你要咋样?“”你再敢,我就喊人打你!“桃子说着真的张嘴就喊人:”二生、六点,你们快过来,有人欺负我了!“随着桃子的喊声,稍微远一点的地方,两个半大男孩淌水跑过来,平阳一看情势不对,赶紧就逃,而那两个却不饶他,尾随平阳跳上岸去,三个光腚娃儿追打在一起,大人们也不管,由着他们去闹,却对小木的那个地方,都有了点好奇心,盯着他那儿看,看得莫小木红头涨脸,手足无措。

  不但看而且还评论,有个自认为见多识广的大嫂,就对大家解释说这叫发育早,说城里孩子营养好,当然会性成熟早,几岁娃娃长毛一点都不稀奇,说着还拽一下莫小木的那小玩意说:”啧啧,还会硬!

  “不害臊啊你,还看!”

  桃子又一次打抱不平,拽起小木的手:“走,不洗了,我送你回家去!”

  两个人跳上岸,抓起地上的衣服就走,走很远了莫小木说:“还没穿衣服呢!”

  “那怕啥,”

  桃子说,“等身上被风吹干了再穿也不迟。”

  两个人就都光着屁股走路,走到村头,忽然听见有女人咿咿呀呀的叫唤,桃子一拉莫小木的手说:“有人在弄那个呢,你想不想看?”

  “弄啥呢?”

  “就是男的和女的在一起,弄那个。”

  莫小木明白了,他想跟桃子说他刚才在野桃林里看过了,但想了想没说,觉得看人弄那个也怪有意思的,就说:“想看。”

  那咿咿呀呀的声音是从一间没有顶的石屋里里传出来的,其实也不是屋子,就是用石头砌了很低的一圈墙,不知怎么的又遗弃了,桃子拽着莫小木的手,轻手轻脚的走到石墙的后面,从石头的缝隙间往里看,果然看到一男一女摞在一起弄那个。

  桃子个莫小木选了个好位置,一道很大的石缝,莫小木趴上去看,眼睛正好对着墙里面那两个人的屁股。

  桃子也看,在莫小木傍边找个石头缝,巴着眼睛看。

  里面那两个人正弄到兴头上,女的躺在下面高高的翘起腿,男的就趴在她身上弄,用力稍大一点,女的就在地上往前出溜,男的赶紧跟上弄,一直到女的脑袋抵住墙,这才弄得实在了。

  两个人弄了一会儿后,男的对女的说:“弄后面吧?”

  女的说:“你弄吧,多用点劲。”

  于是女的翻身起来,把两只手抵住墙,屁股高高的撅起来,男的走到女的屁股后面,扒着女人的两瓣屁股,手也懒得动,就挺着自己那个硬挺挺的东西往里插,女的闷哼一声,一只手被过来扒住男人的胯骨。

  男的进去后就开始动作,让自己的那个东西,一下一下的进去又出来,一边问女人:“这样是不是更舒服一点?”

  女人说:“比你趴在我身上弄得深一些,当然更舒服,我最喜欢这样了。”

  男人说:“喜欢就好,以后咱们就经常这样弄。”

  莫小木正看得出神,却听桃子小声对他说:“这俩人我认识,男的是俺前院的小亮,女的也是俺家邻居小梅。”

  “屁股真白,还那么大那么圆!”

  “你说谁啊?”

  “就是你说的小梅呀,那两只咪咪比我妈妈的还大!”

  莫小木说着回头看桃子一眼,目光很有点轻视。桃子脸一红说,“以后我也能长大的,说不定比她的还大!”

  “这个我相信,”

  莫小木像大人一样的说话,“等你的长大了,叫我摸摸。”

  “你现在就可以摸呀!”

  桃子拉过莫小木的手,放在自己瘪瘪的胸脯上,“摸摸多大了?我觉得比以前大一点了。”

  莫小木认真的摸了一下说:“有核桃那样大了,硬挺挺的。”

  桃子看了莫小木大腿根一眼说:“真长毛了,还,已经会硬了。”

  “会硬有什么稀罕?尿急的时候都会硬。”

  “现在硬和尿急时候的硬,不一样的。”

  “那有什么不一样的,我觉得都一样的,桃子姐,你还说我呢,你那里也长毛了。”

  “很稀,没几根。”

  桃子说,“近一点让我摸摸你那个东西。”

  莫小木听话的靠近她一点,桃子用手摸住莫小木的那个小家伙,像摇拨浪鼓一样的摇,摇的莫小木的那小东西越发硬起来,桃子把自己的身体更靠近他一点,对他说:“你试试看能不能进去我这里面?”

  莫小木说:“好,试试就试试。”

  说着就一只手搬住自己的小玩意,往桃子大腿根那道肉缝里捅,费了好大劲终于进去一点,桃子说:“活动一下试试。”

  莫小木就学墙里面的小亮那样活动,桃子也学里面的小梅嗯哼一声,莫小木却说:“不弄了,没意思。”

  说着就把自己的小玩意撤出来。

  桃子无奈的说:“那等以后咱们长大了,再好好弄。”

  莫小木说:“好。”

  正文 第五章 不像蛇怎么钻洞呀

  墙圈子里面还在弄得很热烈,桃子却说:“咱们走吧,看得我这里光痒痒。”

  桃子摸着自己的大腿根,莫小木心想他应该报答桃子对自己的好,就说:“那我给你挠挠吧?”

  桃子说:“傻小子,是里面痒痒,怎么挠?”

  莫小木摸摸脑袋:“那怎么办?又不能把手伸进里面挠。”

  桃子说:“你给我揉揉吧,揉揉或许就不那么痒痒了。不过咱们得换个地方,别让墙里面听到咱们也弄这个,会笑话咱的。”

  “她们笑话咱干啥?他不也弄那样呀!”

  “人家是大人。”

  莫小木还想说什么,但桃子已经拽着他的手走开了,两个人来到稍微远一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,桃子说:“就在这里揉吧。”

  莫小木说:“好。”

  桃子坐在草地上叉开两条腿,把自己的那个地方露出来,莫小木看了一眼说:“桃子姐,你这里和小梅的不一样。”

  “长大就一样了,就像你的这个小东西,”

  桃子说着扒拉一下莫小木大腿根的那小玩意一下,“长大后也不是这样的了。”

  莫小木想想桃子说的对,自己的这个东西就是再硬,也是光溜溜的一小橛子,和他看见的大人的绝对不一样,想着就笑了说:“我这个长大后也会那么丑?”

  “怎么丑呀?”

  “像蛇头一样狰狞吓人!”

  “傻瓜,不像蛇咋钻洞呀!快揉吧,越说越痒痒的厉害了。”

  莫小木赶紧听话的把手放在桃子大腿根那个地方,慢慢的揉搓,一边问:“好点了吗?不太痒痒了吗?”

  “很舒服,快揉!”

  莫小木就卖力的揉,但揉着揉着,觉得手心黏糊糊的,一看才知道,桃子的那个地方往外流水了,很清的水但是却有点粘稠,就说:“桃子姐,我把你揉尿了,还揉吗?”

  桃子笑了说:“傻,那不是尿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呢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我问过同学了,大家都流,有的不动也流,有的是被男生摸了揉了才流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

  桃子说:“等我再长大两岁,就可以叫你插进来了,那感觉一定很舒服的。”

  “不会吧?我刚才给你插进去,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?”

  “你没有我有呀!”

  莫小木好奇的问:“桃子姐,你什么感觉?”

  “麻麻的,痒痒的,反正我也说不上来,挺舒服的。”

  “那以后,我经常给你插。”

  桃子笑了:“咱们都赶紧再长两年,就好了。”

  两个人一边说话,莫小木一边给桃子揉,只是揉到后来手有点累,桃子说:“好了,不揉了,别把你累坏了。”

  “那你现在还很痒痒吗?”

  “好多了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是啊!”

  莫小木挺兴奋的:“桃子姐,以后你对我好,我经常给你揉。”

  “好,好!”

  忽然又想起洗澡的事,莫小木心里又不爽起来,问桃子:“爷爷为什么非要我到桃花潭洗澡呀?男的女的在一起洗,多不好呀!别处就没有这样情况的,真奇怪。”

  桃子笑着说,爷爷让他到坛子里洗澡,自有他的道理,因为这桃花潭,说温泉吧夏天不热,说不是温泉吧,冬天却热得洗澡正合适,而且这桃花潭还有一奇,就是洗过这潭水的人,很少有生毛病的,特别是皮肤病,桃花峪人很少有皮肤病的,而且不管男女老少,皮肤都光嫩洁白,还有就是洗了这潭水的女的生的孩子好看,而且聪明。

  “至于男女都在一起洗澡的规矩吧,那是自古以来就有的,还有一说是男人女人在一起洗澡,阴阳二气交融互补余缺,女的漂亮男的强壮,好处多多呀!”

  “反正我是不喜欢这地方,没有城里好。”

  “也不能那样说,城里有城里的好,咱们有咱们的好。”

  “好什么呀!不好,很不好!”

  “还有什么地方不好的呢?”

  莫小木说,他还看到很多不好的事情呢!

  男的上坡耕田,热得狠了就把衣服脱光,身上连一条线也不剩,大腿根儿那个玩意,干活的时候左右乱晃荡不得劲,就随手用一根藤条或者草绳,拴在一条腿上。

  莫小木说他刚从城里回来的那天,就看见这样的情景了,当时他还以为是看花了眼,特地走到跟前去看了个仔细,事实证明自己不是看花了眼,而是真的就那样,而旁边不远的地头,就有女人们在干活,也能看的清清楚楚,谁也不在乎。

  城里的小狗狗还穿衣服呢,老家的人却不喜欢穿衣服!

  太不讲究体面了!

  男的不讲究,女的也不讲究。

  生过孩子的女人,全都不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,不管有没有人在跟前,就敞怀搬起一只大奶子来喂孩子,又稍微上了一点年纪的,就更不讲究,和自己男人上坡干活的时候,也基本上是赤身裸体的,大腿根用根布条勒住就行,干活利索还省衣服。

  主要是为了省衣服,汗水的腐蚀性很强。

  桃子说,省衣服是因为穷,穷是因为太偏僻,外面的世界早就很精彩了,知道的人却很少。

  “太不讲究了,太不识羞耻了!”

  “我不许你这样说桃花峪!”

  桃子忽然变脸作色,“咋能说自己的家乡不好呢?”

  “我就是说说,又没说嫌弃它了要走,再说,我能走到哪里去?”

  桃子脸色缓和下来,问他到底是怎么回来桃花峪的?莫小木说:“我不想说。”

  “说说吧。”

  本楼字节数:21777

  【未完待续】[ 此帖被hu34520在2015-08-15 01:09重新编辑 ]